八旦慕

一个安静的逗逼

BIRTHDAY CAKE (短 一发完 384生贺)

清水 无肉 文笔渣

这也许听起来不可置信,但是,真的,蚁人看到美国队长在厨房里做蛋糕,千真万确。
“hey,cap……”斯科特被眼前极具冲击力的景象震惊到了。
他们亲爱的美国队长,金发甜心——steve·rogers正穿着一件蓝色的围裙捣鼓着厨房中央的烤箱,而他周围的料理台被面粉,擀面杖,鸡蛋壳,空的奶油包装盒包围了。
“呃,cap,你在做蛋糕?”

布鲁克林狭小的公寓里弥漫着面粉和糖霜甜蜜的香气。“三个鸡蛋”steve小心翼翼得敲开鸡蛋壳,将蛋清倒入碗中。“黄油,牛奶,双份的糖,bucky喜欢甜一点……”加入各式各样的材料,搅拌,看着碗中的混合物逐渐融合。Steve再次看了一遍说明书,确认无误后将碗放入烤箱中。

斯科特看着这盘蛋糕——唔它看起来,真的,不太好。制作者也许是想掩藏成型不太制作者也许是想掩藏成型不太好的蛋糕坯,加了格外多的奶油,以及厚厚一层的糖霜,以及各式各样的装饰品——几颗草莓,数不清的巧克力片,和五彩的糖果。斯科特幻想着咬下一口被各种甜蜜装饰品包裹的蛋糕,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哦,光是想想牙齿就有点疼。
“今天是哪个幸运儿的生日,他能得到这样一个,呃 ,甜蜜的蛋糕,旺达?”也许女孩比较喜欢甜食。
Steve小心翼翼地在巧克力片之间插上一根蜡烛“事实上,他还不是复仇者联盟成员。他是我一位老朋友。呃,他不能来庆祝。”
斯科特看着队长突然暗下的脸色,哦,他的老战友,和他一起经历过纳粹的战火洗礼,但70年过去,也许,现在已经不在了。斯科特拍拍队长的肩,贴心的觉察出这是一个适合和回忆独处的时间,离开了厨房,

“一个蛋糕?我的生日愿望可不是一个生日蛋糕,我觉得我至少可以得到金发甜心一个香吻……”
“hey,buck”steve红着脸打断他的话,“快尝尝蛋糕”“一个蛋糕?我的生日愿望可不是一个生日蛋糕,我觉得我至少可以得到金发甜心一个香吻……”
“hey,buck”steve红着脸打断他的话,“快尝尝蛋糕”
“唔也许有点甜”

“bucky,快尝尝蛋糕”
……

“噢,再甜也比上你的,甜心”

……

Steve用吻打断面前人蹩脚的情话,唇齿相接,他尝到了甜蜜的奶油和酸涩的草莓,他在路边小摊买到的未成熟的便宜货。

他再次亲吻面前沉睡的人,渴望寻找到遗失在70年前的甜蜜和酸涩,然而,冰冷的玻璃下只剩苦涩的回忆。

〔AL〕正午 西部AU 一发完

      
在看法鲨新片《西部慢调》时产生的脑洞,阿拉恭巡警和盗贼叶子,部分情节借鉴了《杀出个黎明》,可能有空会写成长篇→_→

 

  这只是堪萨斯城郊的一个普通的午后。

像任何一个正午一般,蓝天,毒辣的日光,笔直而空无一人的公路,可以在任何一部美国西部片中找到类似的情景。

  阿拉恭趴在窗口,注视着路边土地干裂的旷野,等待着那缕迟迟不来的风吹醒因炎热昏昏沉沉的大脑。

  直到车载收音机中传出模糊不清的人声。阿拉恭坐回车里,将音量调到最大,透过墨镜打量公路尽头本不该出现的人影。

  “罪犯与于今早八点五十抢劫阿比林互惠银行,偷走价值八百万不记名石油债券……”

  他穿着印着椰树的衬衫,背着硕大的登山包,鼻上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

  “身高于178cm到181cm之间,金色长发,身着黑色西装,驾驶一辆黑色奥迪a4……”

  “巡警!”阿拉恭亮出金闪闪的金色徽章,示意那人停下。他看上去很年轻,戴着蠢兮兮的绿色头巾,肩上洒落着的金发像凝结的阳光,“摘下墨镜”

  “因罪犯戴着面具,无法辨认年龄。有目击者称罪犯正向南行使,疑似要潜逃往墨西哥……”

  他缓缓摘下墨镜,哦,上帝,阿拉恭在心中默念道。一瞬间,阿拉恭开始怀疑他是否是英国人,或者法国人。年轻而俊秀的脸与身上滑稽愚蠢的衣着格格不入。他应该吃现在18世纪的欧洲宫廷晚会上,穿着精致的礼服。即使再高贵的少女,看到那双蓝眼睛也会答应他跳一支舞的请求。

  “护照和身份证”

  阿拉恭转头看向手中的护照遮住眼中的波涛骇浪。

  乔瑟夫·皮特,毫无特色的美国名字,阿拉恭默默惋惜道,来自加州圣地亚哥。

  阿拉恭伸手将护照还给乔瑟夫,青年伸手接过,却依旧倚着车,没有要走的意思。

  “又有恐怖袭击了吗?”

  “是啊,抢劫银行,打死了二名巡警。”

  他歪了歪头,表示惋惜。

  “这年头,死亡随处可见。”

  “是呢,死亡就像爱情一样随处可见。”

  青年嘴角弯起的弧度无懈可击,

  他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护照,“谢谢你的电话号码”,“不过我得先问问我老爸。”






  “阿拉恭!!!!!!!”刚走出电梯的阿尔雯皱了皱眉,同时在心中默默替自己的同事点上一根蜡烛。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还主动给他指了路?”

  “他告诉我这是他的大学毕业旅行……抱歉,甘道夫,下次我不会在干了……”

  “下次?没有下次了!如果这次不能捉拿他归案,就给我永远滚出这间警局!”

  桌边的手机屏幕一亮,指示灯显示有新信息。

  “来抓我吧。”

  阿拉恭点开文字下端的文件,是一张照片,金发青年对着镜头笑得无比灿烂,手中牌子写着:莱戈拉丝。

  低端是一行小字:加州xx监狱,罪犯编号:20148023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