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旦慕

一个安静的逗逼

〔AL〕正午 西部AU 一发完

      
在看法鲨新片《西部慢调》时产生的脑洞,阿拉恭巡警和盗贼叶子,部分情节借鉴了《杀出个黎明》,可能有空会写成长篇→_→

 

  这只是堪萨斯城郊的一个普通的午后。

像任何一个正午一般,蓝天,毒辣的日光,笔直而空无一人的公路,可以在任何一部美国西部片中找到类似的情景。

  阿拉恭趴在窗口,注视着路边土地干裂的旷野,等待着那缕迟迟不来的风吹醒因炎热昏昏沉沉的大脑。

  直到车载收音机中传出模糊不清的人声。阿拉恭坐回车里,将音量调到最大,透过墨镜打量公路尽头本不该出现的人影。

  “罪犯与于今早八点五十抢劫阿比林互惠银行,偷走价值八百万不记名石油债券……”

  他穿着印着椰树的衬衫,背着硕大的登山包,鼻上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

  “身高于178cm到181cm之间,金色长发,身着黑色西装,驾驶一辆黑色奥迪a4……”

  “巡警!”阿拉恭亮出金闪闪的金色徽章,示意那人停下。他看上去很年轻,戴着蠢兮兮的绿色头巾,肩上洒落着的金发像凝结的阳光,“摘下墨镜”

  “因罪犯戴着面具,无法辨认年龄。有目击者称罪犯正向南行使,疑似要潜逃往墨西哥……”

  他缓缓摘下墨镜,哦,上帝,阿拉恭在心中默念道。一瞬间,阿拉恭开始怀疑他是否是英国人,或者法国人。年轻而俊秀的脸与身上滑稽愚蠢的衣着格格不入。他应该吃现在18世纪的欧洲宫廷晚会上,穿着精致的礼服。即使再高贵的少女,看到那双蓝眼睛也会答应他跳一支舞的请求。

  “护照和身份证”

  阿拉恭转头看向手中的护照遮住眼中的波涛骇浪。

  乔瑟夫·皮特,毫无特色的美国名字,阿拉恭默默惋惜道,来自加州圣地亚哥。

  阿拉恭伸手将护照还给乔瑟夫,青年伸手接过,却依旧倚着车,没有要走的意思。

  “又有恐怖袭击了吗?”

  “是啊,抢劫银行,打死了二名巡警。”

  他歪了歪头,表示惋惜。

  “这年头,死亡随处可见。”

  “是呢,死亡就像爱情一样随处可见。”

  青年嘴角弯起的弧度无懈可击,

  他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护照,“谢谢你的电话号码”,“不过我得先问问我老爸。”






  “阿拉恭!!!!!!!”刚走出电梯的阿尔雯皱了皱眉,同时在心中默默替自己的同事点上一根蜡烛。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还主动给他指了路?”

  “他告诉我这是他的大学毕业旅行……抱歉,甘道夫,下次我不会在干了……”

  “下次?没有下次了!如果这次不能捉拿他归案,就给我永远滚出这间警局!”

  桌边的手机屏幕一亮,指示灯显示有新信息。

  “来抓我吧。”

  阿拉恭点开文字下端的文件,是一张照片,金发青年对着镜头笑得无比灿烂,手中牌子写着:莱戈拉丝。

  低端是一行小字:加州xx监狱,罪犯编号:20148023

FIN

评论(3)

热度(9)